返回

时光只曾为你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r-two.cn
     时光只曾为你留 (第1/3页)
    

文丹保养得很好,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,其实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。

在这之前,她从未想过会来倾诉空间,她认为来倾诉的人都是感情或生活陷入暂时的黑暗之中,而她现在的日子不能说好,但也不算太坏,曾经历过一次不好不坏的婚姻和若干个男人。不好不坏是文丹对很多事情的评价,也是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。

文丹决定来说说自己的事儿。

那天,一起吃饭的女友把报纸落在了她车里,她看完以后很有感触,她很理解少梅现在的处境,一个女人,婚姻一场却什么都得不到,对少梅来说太残酷了。

作为女人,一定要有经济实力作后盾,至少有一幢可以安身的房子和一份稳定的收入,至于感情,那已经是很奢侈的东西了。

文丹的话让我想到亦舒的小说《喜宝》中,喜宝说过的那句话——“我要很多很多的爱。如果没有爱,那么就要很多很多的钱。”很实际的话!毕竟,人生是一件太现实的事情。

如果当时我不那么轻信于人,如果他肯为自己再澄清一下,也许我们的婚姻还会继续下去

我23岁就嫁给了前夫,他姓汤,我们俩是初中同学。他这个人挺不错的,说话办事像个男人,对我也很宽容。

我不会做饭,结婚那些年我们不是在外面吃就是回父母家,他很少埋怨,可能也是习惯了吧。我不会做饭是我容忍不了油烟味儿,朋友们都说我有洁癖,也许吧。

我没事的时候就打扫家,家里干净到用朋友的话说就是“纤尘不染”。她们不喜欢去我家,嫌在我家不自由。没办法,这可能是受我母亲的影响,她就很爱干净,但是她的这个习惯只影响到了我,对我姐一点作用也不起,我每次去她家都皱眉头,满家都是东西,可是她和我姐夫却过得美滋滋的,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舒服,他们说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。

我最大的洁癖还不是打扫家,而是在性方面,我对夫妻生活兴趣不大,每次完事后我都会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。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病,但是在我的潜意识里,我不喜欢那种事儿。

在我的生活习惯的影响下,其实确切地说应该是改造,我前夫每天睡觉前洗脸洗脚刷牙,袜子内裤一天一换,从不在家抽烟。

他不是天津人,但他的工作单位离天津很近,他在银行工作。他经常来天津,每次来都看我,请我吃饭,送我礼物,出手都很大方,看得出他很喜欢我。

第三次来的时候就提出让我做他的情人,他说他和老婆早就没了感情,只不过他现在的身份离婚会对他有影响,他会尽量满足我的要求,他甚至还说,只要我不结婚,他会一辈子养着我。

他送了我一辆车,让我以后上下班、接孩子不用再挤公交。在他的金钱攻势下,我投入了他的怀抱。

在这之前,我翻来覆去地想,试图说服我自己,我对男人已经不抱希望了,向男人索取感情还不如索取金钱容易,而且我还得考虑我的孩子,凭我现在的经济条件养活孩子虽然没问题,可是他以后呢?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呢?学费、生活费,如果学习不好还要交几万块钱的择校费,那时我就有些捉襟见肘了,我已经没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了,不能再让他跟着我吃苦受罪。

前些天,他说要给我买幢房子,房主写我的名字。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说要给我买房子了,他总是说时机没到。

其实我从他那儿已经得到不少东西了,白金钻戒、项链、名牌服装、手表还有车,这些东西足以维持一个女人虚荣的外表,但是,我的内心却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定感,我害怕我们的事情被他的老婆发现,虽然我并不爱他。

我不知道我们俩能维持多长时间,我只知道,我现在是他笼中的一只鸟。

以前我挺得意于对他的改造,可后来在我们闹离婚的时候,我发现他又回到了我们刚认识的那个时候,衣服好几天不换,不停地抽烟,我突然觉得挺悲哀的,也许他并不认同我的改造,但他却从来没有对我说过。我们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有了裂缝呢?

我想应该是在我们搬到我妈那儿住的时候。那时我们刚把原来住的房子卖了,准备换一个大房子,就在这期间,他说要和朋友做生意,说那个生意前景很看好,好的话一年就可以连本带利收回来。

他说的越好我就越担心,我和我妈都不同意他投资,但是他不听,就像着了魔一样,成天想着挣了钱以后该干什么,最后他投资了三十多万。

开始生意还不错,他每天回来都跟我念叨,可是时间不长,我就觉得不对劲,他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,问他生意怎么样他也不想说,问多了他就生气,他一生气我就更来气了,人在气头上什么话都能说出来,“我说什么来着,当初不让你投资,你不听,现在可好”……这样的结果往往是他摔门而去。

我知道他不爱听,可是三十多万啊,那是我们买房以后所有的钱,房子要装修,孩子要上幼儿园,都在里面呢,说没就没了,我能对他平心静气吗?

这些事都瞒不住我妈,她也很生气,难免对他发个脾气给个脸色,我前夫一看这样就搬出去了。

现在想想,我们做的每一步都是奔着离婚的方向去的,可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气头上,根本不想后果会是什么。

他搬出去以后,就像是和我们赌气一样,十天半个月都不来个电话,连孩子也不管。

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差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喜欢我的男人说我前夫在外面有了女人,还有一个孩子,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我相信了,也气疯了。

开始我前夫不承认,可后来他看我气急败坏的样子,不再解释,随我怎么闹,那两年我过得身心俱疲,最后我提出了离婚,我前夫很痛快地答应了,我们把房子卖了,钱一人一半,孩子归我。

我用离婚得来的钱买了一套小房子,我希望有自己独立的空间

离婚后,那个说我前夫有外遇的男人对我关怀备至,说实话,他比我前夫差远了,个子不高,又粗又黑,但那是我最无助的日子,婚姻失败让我对自己的一切产生了怀疑,他的出现弥补了我内心的空虚,说不上有多爱他,但我却非常依赖他。

别看他外表普通,但是他很懂女人心,他隔三岔五地送花给我,带我去吃有特色的馆子,我们一起去旅游,这些都可以让我暂时忘掉离婚所带给我的痛苦的回忆。

他让我等他给他时间,他要和老婆离婚,我那时虽然还没有再婚的打算,但是我却相信他的话,相信他是爱我的,可是我的相信很快就被打破了,我们的事情被他老婆发现了。

她闯到我的公司大闹了一场,我给他打电话,他在电话里用很坚定的口气对我说,绝不会再有第二次。

可是第二次来的时候,他消失得无影无踪,给他打电话要么不接要么关机,我的心一下子寒到了极点,对男人也失望到了极点。

我开始上网聊天,在聊天室里我和那些陌生男人们打情骂俏,可一旦他们提出非分要求时,我就把他们从我的好友名单里删除,我本来也没打算在网上寻求温暖,我只是打发时间罢了。

人有时候很奇怪,你对某件事越不上心,它反而来得越快。

耿就是在我对男人最不抱期望的时候出现的,他是我众多好友里的一个,但是跟我聊天的时候他要比那些男人文明得多,虽然也开玩笑,但却是大家彼此能接受的。

他很真诚,从一开始他就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了我,他是上海人,两年前离婚,带着一个女孩,现在自己在做生意。

我们聊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,当然中间也打电话联系,有一天他说他想过来看看我,我犹豫了一下同意了。

他比我想象中的样子要好一些,给人感觉很沉稳,他只呆了两天就飞回上海,因为有生意要处理。这两天的时间我们哪儿也没去,一直在聊天,聊以前和现在,还有以后有什么打算。从那次以后,他几乎每两个月就来看我一次,每次来,他都住在我的那幢小房子里,我们的感情发展得很平稳,后来又见过了双方的家长,朋友们知道我的事情后,都说我运气不错,现在要想找个好男人,尤其是离过婚再嫁的,简直是难上加难。

耿设计了我们的未来,他让我去上海,和他一起做生意,我有一个儿子,他有一个女儿,正好一双儿女,他说他会好好待我的儿子。

一切既定,只等我点头。但是我却拒绝了他,也许我被男人伤怕了,也许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去另外一个城市重新生活对我来说有点冒险,总之我拒绝了他。朋友说,文丹,以后你会后悔的。

现在这个男人我不爱他,但是他在经济方面给了我很大的支持

至于我现在的男朋友,你说我拜金也好,物质也好,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爱他,但是我爱他的钱。我们俩的相识挺与众不同的。

我离婚后的第一个男朋友曾经给我办了一张手机卡,号码挺招摇的,我用了一阵就再没用过,我想放着也是放着,就又开始用这个号。

结果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,一个男人在电话里让我还钱,弄得我莫名其妙,我说这是私人电话,我没欠你钱,你打错了。

结果那个男人很执著,不停地打,还在电话里破口大骂,我也生气了,我说你再打我就报警。他这才消停。

后来他知道自己确实打错了,就打电话给我道歉,道完歉还跟我聊了几句,这么一来二去我们就认识了。



ap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:手绢堵塞嘴小说)
最新网址:r-two.cn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